登录名:
密码:
新用户注册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海洋科技发展开放共享 从局部到全局的资源配置方案   
来源:北京科普之窗 时间:2014-06-18点击:2729

[导读去年9, 863计划海洋技术领域4个深海探测与运载作业技术项目在南海接受“期中考试”,过关的只有一个。

 

 

    原标题:成果好不好 海试说了算

 

  — 海洋科技发展系列报道之五

 

  本报记者 贾 婧

 

  不知那些吐槽中国科研项目严进宽出、验收只是一场戏的人会不会因为下面这件事改变看法——

 

  去年9月,863计划海洋技术领域4个深海探测与运载作业技术项目在南海接受“期中考试”,过关的只有一个。不合格者被要求在今年6月底前进行整改效果评估,专家评定整改效果可行,项目继续,否则,后续经费彻底泡汤。期间,没有通过中期考核的课题承担单位被通报,不仅相关项目的后续经费被停拨,新上的另外两个课题的任务书也被暂停。

 

  “就像你冰箱的质量问题还没解决,我不会傻到又去买你的洗衣机吧?”在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海洋处处长孙清看来,道理很容易懂。

 

  然而,依据863计划海洋技术领域《海洋仪器设备研制质量管理规范》(下称《规范》)和《规范化海上试验管理办法》(下称《办法》),对海洋高技术设备研发严格管理的机制创新之路,走起来并不容易。

 

  两个文件从2008年开始试行,2013年进行了修订。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综合与气候变化处处长、863计划海洋技术领域办公室(下称“领域办”)负责人沈建忠表示:“《规范》着重在研制过程中严控技术装备质量,《办法》则通过公平公正的考核评价机制,引导海洋技术成果从陆上的展品,真正蜕变为海里的装备。我们希望国家的海洋装备和技术能力最终能得到切实的提升,同时科技人员能求真求实,并因自己的科研成果切实服务于国家和社会需求而自豪。”

 

  管理创新,高昂学费促成的制度安排

 

  我国863计划海洋技术领域的研发始自“九五”。“十五”期间,科技部把多年研发较好的海洋成果拿到863计划福建示范区开展示范运行,但是,由于研发过程不规范,质量控制不过关,到项目结题验收时,布放到海里的13类仪器装备,丢的丢,坏的坏,简直惨不忍睹。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海洋处钱洪宝说,也正是这次高昂的“学费”付出,最终促成了《规范》和《办法》的制定和实施。

 

  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连琏教授告诉记者,“十一五”前,很多项目承担单位没有能力进行海试,试验都是在河湖里甚至是水池里完成的。在小河沟里表现良好的仪器,放到海洋里常常就“趴下”了。

 

  海洋高技术装备研制的难度,堪比航天。海洋环境的复杂性、特殊性决定了海洋技术研发具有高难度、高风险、高投入的特点,对海洋仪器装备的稳定性、可靠性等质量问题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。海面上的设备要考虑高海况风浪等影响,水下的设备要应对大深度压力、海水腐蚀、生物附着等问题。“蛟龙”号在水下7000米进行海试,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地方,要承受700公斤的压力,对设备的质量要求可想而知。“遗憾的是,很多单位研发随意性大,质量观念薄弱。因此,面向实际应用,质量就是生命的理念,必须贯穿海洋仪器装备技术研发的全过程。”钱洪宝说。

 

  质量控制,从抵触到接受的过程演替

 

  钱洪宝介绍,其实海洋仪器设备研制原本是有国家质量标准可循的。可对科研人员来说,这些标准太高了,所以,863计划海洋领域根据我国海洋科技水平现状和研发单位实际情况,出台了大家踮着脚能够得着的《规范》。

 

  但踮着脚尖毕竟有点累。“大家的接受程度能不能超过50%,我不敢保证。不过没关系,我们可以一个案例一个案例地推进。”孙清说。

 

  《规范》的质量管理要求覆盖了研发全流程。例如,在设计过程质量控制中,要求除了总体设计还要有详细设计。“详细设计相当于电影的分镜头剧本,但科研人员习惯于按‘剧本大纲’采购和加工制造。”钱洪宝说,90%以上的创新应该在详细设计阶段完成,每一步设计要经过大量的数值仿真和试验,且原则上应在质量管理体系中找到依据。《规范》要求,设计环节没有质量控制把关或审核,研发过程不能转段,项目不能继续。慢慢地,大家发现了好处,研制过程规范后,质量问题分析和故障定位溯源就有了依据。

 

  《规范》还强调,质量管理的责任主体是法人单位。“十二五”起实施的863计划海洋环境监测、深海探测与作业主题所有课题,都将《规范》和《办法》作为补充条款,写进了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(甲方)与课题承担单位签订的课题任务书中。“为的是保证仪器设备研发全流程质量受控可控,降低海试和应用环节的风险。”钱洪宝说。

 

  规范海试,从陆上成果到海上应用的必由之路

 

  在孙清看来,没有充分海试,海洋仪器设备只能是展品,形不成装备。

 

  在她的办公室,“蛟龙”号1000米、3000米、5000米、7000米海试的资料装了满满两柜子。每个潜次几点几分开始,谁发布了什么命令,进行了哪些试验,发现了哪些问题,甚至哪儿掉漆了,哪儿有裂纹,都有第三方的文字和图片记录。

 

  孙清告诉记者,“蛟龙”号四年海试,对313项指标进行了考核验收,通过8大系统的技术改进,最终国产化率达到了60%以上。从50米水深时下不去,到在马里亚纳海沟自由驰骋,这一过程充分证明,海试是研发过程不可逾越的组成部分,而不仅仅是一种验收形式。

 

  “海试是一件昂贵甚至奢侈的事情,一艘3000吨左右的船,出海一天仅柴油费用就达1316万元。”钱洪宝感慨。但一些低级失误却会让昂贵的海试无功而返。比如有因忘带备品备件无法解决设备故障的;有试验做完了但考核验收时试验方法被专家质疑的等等。

 

  为此,《办法》要求,海试前,必须提交包括试验内容、参试人员及职责分工、参试装备以及操作规程和应急预案在内的海试大纲(方案),通过同行评审把关,保证现场指标能得到有效验证;同时,海试操作过程必须规范,确保评价结果客观公正。

 

  在海试验收现场,评审专家基本都是与项目承担者有一定竞争关系的小同行,同时,还会有独立的第三方。“我们希望方法科学、程序严谨的海试能够成为海洋高技术研究者的一种习惯。”孙清说。

 

  采访中,孙清讲了我国自主研制的首台4500米级深海遥控无人潜水器作业系统——“海马号”验收的一段插曲:418日,“海马号”完成验收潜次全部作业返回作业甲板。现场验收专家组组长、浙江大学徐文教授提出,出一次海不容易,能不能再潜一次,“失败了会不会影响验收结果?”项目承担单位的担心可以理解。最终,大家取得共识:没有充分海试和改进,很难走向真正的应用。于是,419日,“海马号”又开展了一次试验性应用作业,完成了光纤通讯设备切换等多项任务。“这是中国深海技术装备从技术研发走向工程化应用的成功尝试。”回忆起当天的情景,徐文依然有些兴奋。

 

  开放共享,从局部到全局的资源配置方案

 

  海试必然会增加费用。而在预算管理科目中,这一项不能单独列支,要分布在燃料费等项目中。预算开始很难通过,审核人员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几百万元的燃料费,后来虽然说清楚了,但海试经费捉襟见肘的现象仍普遍存在。

 

  孙清说,要提高经费的使用效率,必须实现开放共享。她介绍,美国海洋技术装备之所以发展快,一个重要原因是,1971年他们创建了美国大学—国家海洋实验室系统(UNOLS),包含61个从事海洋研究的学术机构与国家实验室,统管全美几十条科考船和包括“阿尔文”号载人潜水器在内的深潜装备,形成了一个对所有科研单位开放的共用平台,每个航次的效益实现了最大化。

 

  “我们现在很多行业和部门都建立了自己的海上试验场,试验水池也建了不少,缺的是共享和整合。”孙清说,这不是863计划海洋技术领域能够完成的。她呼吁国家层面能够尽快进行制度设计,通过海试,让海洋高技术成果和设备真正成为能够产业化的海中蛟龙。

 

 

相关标签:   海洋   科技   方案